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灰熊的快乐馆

让一部分人先快乐起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石灰熊摄影五不:不摆拍,不PS,不器材,不重复,不离身。目前创业做了一款软件:有肉app。有肉是一个免费分享物品给他人的平台。(yourole.cn)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摄影老师吴冠中  

2013-06-23 20:11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图文:石灰熊
吴冠中是画家,我与他素未谋面,他也从未做过摄影,但却是我的摄影老师。
他说“笔墨等于零”,我翻译过来就是“器材等于零”。我曾给自己立下“拍照五不”,其中有一条是不器材。意为不追求器材,有什么器材拍什么照片。(其他四不是:不摆拍、不ps、不重复、不离身(相机不离身之意))。我也说过:不喜欢人问用什么牌子的相机?就如同问用什么牌子的电视看电视一样突兀。
先生说:错觉是绘画之母,错觉唤醒了作者的童真,透露了作者感情的倾向及素质。错觉是艺术之神灵。我在拍照的过程中特别喜欢捕捉错觉,用错觉表达,把四滩水渍拍成“四个坐着休息的水”,把井盖拍成笑脸,把大自然的影子拍成故事。都是受先生错觉论潜移默化之影响。我也给朋友传达这样的观点,有人不理解先生关于错觉的言辞,我给解释什么是错觉,夏天看见女人,觉得她们明晃晃的,明晃晃的感觉就是美的错觉。
先生说:内容是决定形式的,反过来形式也影响内容的表达。我拍一片树叶的一生,就是先在形式上去立意,才实践拍摄的。你的一生很长,我只是路过你的一年,北京的年轮,也都是这种形式的延展,我用路过一年的形式表达一种事物。像表达一个爱人。
先生说:昆虫、蝴蝶,它们在林中所见的景色千变万化,将照相机藏在它们的眼睛里所摄取的画面定是十分新颖的世界。我常常把小相机胡乱置于花丛,荷塘,并不看取景框,想象和模拟先生描叙的动物视野去拍,去表达。结果拍出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画面。这种实践中,我也领悟到,鹰飞得高望得远,但麻雀能去的地方它可能去不了,也可能不屑于去,所以麻雀能看到鹰不一定能看到的风景。鹰就像别人手中的长焦大炮,而麻雀就是我手中的小卡片机。
先生说:考上公费留学生,到巴黎,开始三天把博物馆看遍。我没有机会留学,只是恰好生活在互联网时代,便利用搜索引擎在网上把世界摄影师看遍,互联网大概是我的法国了。
先生说:搜尽奇峰打草稿。我则把这个翻译为“拍尽街头打草稿”。所谓搜尽,其实是通过勤奋,通过持续不断的努力,在打草稿过程中酝酿、迸发和收获灵感。搜尽意味着很深的付出。而拍尽,就是只有多拍,在观察中积累和思考,才能在好的画面出现时或即将要出现时有所准备和预测。因为先生说过:怀才就像怀孕。只要怀孕了不怕生不出孩子来,就怕怀不了孕。所以他天天在外面跑,就是希望怀孕。所谓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无非就是希望自己怀孕。而拍尽街头,随着日积月累的深入,我也初尝一些意想不到的主题会自然而然瓜熟蒂落般降临的惊喜,宛如先生所说怀孕后的生产。
先生说:不漂亮而美的作品丝毫不损其伟大。我则从中体会到漂亮而不美的作品丝毫不妨碍他们庸俗。许多图片都是用调色和清晰在虚张声势。
先生说:我的画一是求美感,二是求意境,有了这二者我才动笔画。很长时间,我一直在用卡片机,至今也用的是微单,我不讲究器材,只能在内容上下功夫,立意先行。有朋友拿我的照片给“专业搞摄影”的去看,得回复:一看相机就不行,不过很有创意。仿佛评价一个贫困山区的小孩:衣衫褴褛,但淳朴动人。这也从侧面证明先生给我的影响,求的是美感和意境。过渡的清晰往往是对美感和意境的伤害。先生从来不用工笔手法。
先生说:作品表达不好一定要毁。先生一生常毁画不止。因为按下快门相对来得快速和简单,成本也低廉,我拍了许多照片,它们像垃圾一样堆在硬盘里面。也因为互联网的缘故,发表起来很容易。我最初用几年时间拍照,选100张发了一个帖子,火了。接下来我则几乎每天拍上百张,每周发帖更新博客,发的照片数以万计,也经常做着一些迎合点击率之举,并陶醉于编辑推荐,得意于点击、转载和评论的数量。但互联网是无法删除的。自己发的照片,即使把自己博客的删了,网上还到处都是。直到有一天,我醒来,发现自己迷失了很长时间,不辨好坏,发的大部分照片都是不该面向观众的东西,它们是幼稚的草稿中的草稿,正所谓外重者内拙,不由得羞愧不已。想起先生的话,后悔不迭。
先生说:艺术只有两条路:小路,娱己娱人;大路,震撼人心。先生还说:思想的领先,方能题材、内容、境界全新。先生说过许多,写这篇文章时想起先生给我的影响,突然闪出一个念头来:有一天我会背叛先生。因为“中毒”太深。当然,先生也是支持“背叛”的。因为他说过:你一定要穿着大师的拖鞋走一走,然后把拖鞋扔了,在穿和脱的过程中,你就会找到自己。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。
我的摄影老师吴冠中 - 石灰熊 - 石灰熊的快乐馆
双燕 先生作品
我的摄影老师吴冠中 - 石灰熊 - 石灰熊的快乐馆
 双燕 学生习作
我的摄影老师吴冠中 - 石灰熊 - 石灰熊的快乐馆
 伴侣 先生作品
我的摄影老师吴冠中 - 石灰熊 - 石灰熊的快乐馆
 伴侣 学生习作 (就像一些导演会向喜欢的电影致敬,我也喜欢给照片取先生的画作名字)

夜歌——天梯上的夜歌,天堂的夜歌(蒙古长调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2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